点击关闭

大粤网新闻-「子」和「雨」的形体并没有因为删除符号的存在而消失-舒城新闻

  • 时间:

冰激淋引起的血案

墨蹟中有「子」和「雨」兩個字,旁邊添加了刪除符號。蘇軾刪除的究竟是什麼,是詩歌中的語詞還是書法中的字形?答案應當是前者。刪除符號告訴讀者,「子」和「雨」在詩歌中已經失效了,閱讀時儘管將它們略去就可以了。《蘇軾詩集》裏面的《黃州寒食詩》自然也不會收錄這兩個字。

然而,在這件書法作品中,「子」和「雨」的形體並沒有因為刪除符號的存在而消失,人們仍可以欣賞這兩個字的書寫趣味。對通篇的章法來講,「子」上承「年」下啟「病」,「雨」上承「已」下啟「小」,如果將它們強行挖去,也就破壞了整體。看來,刪除符號刪除了語義,而並未刪除字形以及字形帶來的美感。正因如此,書法家在臨摹《黃州寒食詩》墨蹟的時候,往往會將「子」、「雨」二字照樣臨出,而不是徑直將其略去,當代啟功先生的臨本便是這樣處理的。

現存台北故宮博物院的蘇軾《黃州寒食詩》墨蹟被譽為書法史上的「天下第三行書」,詩境亦沉鬱深遠,不可多得。在這卷墨蹟中,有幾處修改細節頗為耐人尋味,它啟發我們反思書法和詩文的關係究竟是怎樣的。

「子」和「雨」在詩歌中失效了,在書法中依然有意義,這種現象說明詩文與書寫樣態並非內容與形式的關係。如果書法的欣賞是以語義為指歸的話,那蘇軾墨蹟中「子」、「雨」兩個字形為何依然能夠打動我們呢?它們的語義已經被刪除了。

今日关键词:蔻驰不再索赔刘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