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关闭

吴起新闻-酒酿元宵就是冰米酒的浓稠版又加了小丸子-德宏新闻

  • 时间:

黄海波复出

荊歌生於震澤,後來去常熟工作,在那裏度過了自己的青年時期。他和導演陸川是好友,陸川曾經想拍荊歌的小說《鳥巢》,荊歌特意叮囑,請他一定去常熟看看。那裏的生活片段,就像氤氳出來的桂花酒,青澀、美好,帶着令人微醺的味道。

早見丁字路口一個大酒店,簷前立看望竿,上面掛着一個酒望子,寫着四個大字道,「河陽風月」。轉過來看時,門前一帶綠油欄桿,插着兩把銷金旗,每把上五個金字,寫道:「醉裏乾坤大,壺中日月長。」……去裏面一字兒擺着三隻大酒缸,半截埋在地裏,缸裏面各有大半缸酒。

故鄉的飲食,無論遊子走到何處,都會在味蕾間產生着至深至遠的影響,而這,我想大約就是生命中最美好的影響之一吧。

走在江南潮濕的石板路上,迎面飄來一個竹竿,上面掛着一個方旗,上書一個大大的「酒」字,這樣的場景,倒是和《水滸傳》裏蔣門神的酒店有幾分相似:

老闆從玻璃櫃裏抽出一隻小碗,挖一勺酒釀,和一勺棗紅色的豆沙,打開冰壺下方的龍頭,冰糖水從龍頭裏汩汩地流出來,不出十秒,便裝滿了整碗。喝的時候,總是先把拌了酒釀和豆沙的糖水喝完,因為和老闆熟悉,央求老闆再添一碗冰糖水,第二碗的時候,才捨得把酒釀和豆沙一併吃完。

記憶中,學生時代的夏天是必然伴隨着冰酒釀的──對南京的中學生來說,天熱的時候首選的校園飲品就是冰米酒。

那時,學校門口的一對老夫婦常年在一棵大樹下駐紮,兩張圓櫈,前面是一輛改造後的推車。車的肚膛裏裝着兩個巨大的冰壺,上面是一隻方形的玻璃櫃,分兩層,玻璃鋥亮透明,放學後人多,排隊時,伸伸腦袋就能看見裏面有序地擺放着小碗、鐵勺、吸管、豆沙和酒釀──是的,冰米酒並不是酒,而是一種用酒釀調製而成的甜味飲品而已。

江南古鎮的集市上有很多賣酒的店舖。格局大致相同,進門處是一個吧枱,放着帳本、計算器、幾隻摞起來的大碗和一個酒勺,旁邊擺着幾罎比較常見的酒,青梅酒、楊梅酒、低度米酒最受歡迎。吧枱後面常常放着一排巨大的酒櫃,上面整齊地碼放好一罎罎釀好的酒,用老式的罎子封裝,瓶口或用蠟封上,或用麻布繫繩捆好。酒舖裏剩餘的空間常常擺放了一些釀酒的工具和幾個大大的酒缸,不僅宣傳了當地的釀酒文化,顧客來了,也可以適當地打一些嘗嘗。

無論是釀酒,還是做酒釀,在過去都講究時令。過完年,二月初開始做酒釀,一直到立夏,天氣漸漸炎熱,才停止釀製。《吳郡歲華紀麗》中記載:「二月初旬,市人蒸糯米,製以麯藥,造成酒釀,味甜逾蜜,色浮淺碧。擔夫爭投店肆貿販,雙櫑肩挑,吹螺喚賣,趕趁春場,巡行巷陌。兒童遊客,投錢爭買,解渴充腸,潤其甘露。茶坊酒肆亦甆缸滿聹,小杓分售,以供遊衍,至立夏節方停釀造。俗亦稱為酒孃,蓋製成數日味老,醞為糟粕,即成白酒。」

在南京,吃得最多的除了糖芋苗,就是酒釀元宵。酒釀元宵就是冰米酒的濃稠版又加了小丸子,江南一帶也是多見得,點綴一些糖桂花,頗有水鄉的溫柔氣息。若是在秦淮小吃街上走上一遭,更能感受到這坐南方城市的吃食韻味。

多年前在《散文》雜誌上看過蘇州作家荊歌寫自己年輕時代的往事。荊歌從常熟回老家震澤,臨行前做工的師傅給了他兩瓶桂花酒,囑咐他帶回去給父親。荊歌坐在車子的後座,胸前抱着兩隻酒瓶,車子晃啊晃,桂花酒的香氣氤氳出來,他忍不住把酒打開聞了聞,桂花酒散發出淡淡的甜香,結果,荊歌在路上喝完了整整一瓶桂花酒,等到了家,已經睡了一覺。

圖:冰米酒是南京的一種夏季甜味飲品\作者供圖

來買冰米酒的大多都是學生,老闆端起一隻空杯,另一隻手在冰櫃的水桶裏舀一杯灌進去,省時省力,對於冰酒釀需求量很大的操場來說,效率很高。相比學校門口那家,這一家的味道實在算不上良心,喝起來完全不是糖水應該有的味道,而是像放了糖精一般,入口的後味略澀。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家的生意,傍晚的操場裏和球場上,踢足球和打籃球的學生們一撥接着一撥,揮汗之後,喝一杯冰鎮的米酒,那感覺像什麼呢?《駱駝祥子》裏說祥子大冬天裏吃凍柿子:「一口下去,滿嘴都是冰凌!扎牙根的涼,從口中慢慢涼到胸部,使他全身一顫。幾口把它吃完,舌頭有些麻木,心中舒服。」

今日关键词:支持香港艺人发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