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新闻

次展览拟于3月15日至6月14日举行

圖:現正在CHAT六廠舉行的「須藤玲子:『布』之作業」,展期至2月23日

2020-01-20

赵忠祥不仅是中国电视新闻主播的开拓者

從一九八四年到二○○○年,趙忠祥連續主持央視春節聯歡晚會,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央視春晚的標誌性人物。

2020-01-17

」大多数人会认为年廿八才是新年准备的开始

[【農曆十月】]俗語有雲:「年廿八,洗邋遢。」大多數人會認為年廿八才是新年準備的開始。孔叔回憶:「在沙灣,農曆十月已經開始掃屋準備過年。掃屋的過程包含了洗牆(傳統民居牆壁是細膩的水磨青磚,不怕水洗),洗地、洗天井等不少細節工作。環境好的家庭還會請人『揼白餅』作為過年的禮品,原料用的是上好的大米粉、砂糖,混合當地盛產的水牛奶,香酥的『沙灣白餅』也因此出名成為了當地特產。」

2020-01-17

风云一声来」和「梦入青天万里长」的感觉

《詩經》早載:「雍雍鳴雁,旭日始旦。士如歸妻,迨冰未泮。」個人對鴻雁情有獨鍾;壯年時觀雁,總是漠北帶來蕭颯秋風的季節,江南木落草衰,月白風清萬里靜之夜,嘹唳如哀鳴的雁聲劃破寥廓長空,但見一列單行雁陣橫空飛翔,不禁想起詩人范成大兩句詩:「物生各有役,冥心聽行止。」大雁南翔,數十成群,整齊排列成「一」字或「人」字,教人驚詫。文彥博《雁字賦》謂:「徒觀其一一成列,翩翩上騰,自得羽書之妙,固非蟲篆之能。」歷來詩家也有詠,如謝宗可《雁字》:「一畫寫開湘水碧,半行草破楚天青;雲箋冷印蟲書跡,煙墨濃模鳥篆形。」白居易描述「雁點青天字一行」;這種「一」字雁陣,堪稱像「書破遙天」。鴻雁飛行十萬八千里過冬,歷時個多月,十分艱苦。為首領航者,遷徙經驗豐富,如老馬識途,熟悉中途棲息地和路線;深諳鼓動雙翅,產生上升氣流,借助風力,後隨者只要一隻跟着一隻,就可以在高空滑翔,節省能量和力氣。「風高雁陣斜」,氣流不同就排成「人」字。

2020-01-17

图:《冼夫人》主创及演出人员与观众见面

輕鬆詼諧 觀眾受落早在二○一八年,高志森與蘇春梅合作的首部戲曲音樂劇《一代天嬌》在粵港兩地上演一炮打響,觀眾反響熱烈。隨後,在兩位廣州市老市長黎子流、陳建華的提議下,二人達成了創作戲曲音樂劇《冼夫人》的合作共識。經過將近一年的籌備,該作品終於與觀眾見面。

2020-01-09

马背上的箩筐是他们的摇篮

它的音樂歌曲創作,來自兩個多年前在雲南擔任過中小學教師、童心未泯的詞曲作家:作曲家萬里擔任音樂總監及作曲;作詞家、策劃人蔣明初擔任文學總監及作詞,演出中所有的詞曲都出自這兩位藝術家幾十年積累的音樂素材。

2020-01-06

欧阳询作品中的点画虽然不像颜体那样粗壮

漢碑中的《郙閣頌》厚重蒼茫,點畫排疊緊密,如層巒疊嶂般攝人心魄。智永的楷書點畫之間銜接緊密,環環相扣。顏真卿的楷書點畫粗重,部分與部分之間距離很小,所以字勢顯得茂密非常。歐陽詢作品中的點畫雖然不像顏體那樣粗壯,但是他多用內擫,空間緊收,所以字勢依然顯得緊峭森嚴。與顏、歐不同,唐代褚遂良點畫極其細勁,雖然多用內擫,但依然疏朗異常。明人王寵善於開拓字內部的空間,他的行草書努力減少牽絲的連帶,讓點畫之間相互斷開從而留出空白。他的小楷常常將一些點畫寫得短小,或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空間中縮小其中的某一部件,又常常將一些點畫伸展變形,於是字形之中展現出明顯的空白,就像疏林曠野般空靈剔透。八大山人深受王寵影響,其行草書更加誇張地開拓字形內部的空間,再加上點畫棱痕全無,所以顯得靜穆而曠遠。

2020-01-02

时至今日梁羽生武侠之旅已成为当地旅游强项

俠骨文心 笑看雲霄飄一羽孤懷統攬 曾經滄海慨平生此聯頗有趣味,細看是嵌字聯,含「文統」與「羽生」,陳文統是他原名,筆名梁羽生,其一生則以「孤懷統攬」概括。

2019-12-29

「香港青少年书法大奖赛」由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作为指导单位

圖:獲獎學生與眾嘉賓和學校代表於頒獎禮後合影留念

2019-12-10

我已经喝过黑虎泉水、宽厚里泉水绿茶、趵突泉水茶汤、还吃到了老济南奶汤蒲菜和泉水鲤鱼

濟南的四季,唯有冬天被賦予了文學意味—許多年前,當我坐在中學課堂裏讀老舍的散文《濟南的冬天》時,我就心想,如果以後有機會一定得冬天去濟南。

2019-12-07

最后演出的是「云门」的接班人郑宗龙编舞的《乘法》

最後在第二次小休後演出的《秋水》,背景用上流水落葉的投影,展現寧靜致遠般情調的舞蹈,那是林懷民二○一五年受到日本京都山區的清澈河川,潺潺流水與漂浮紅葉感染創作的舞作,採用北歐現代作曲大師佩爾特(ArvoPart)的小提琴、鋼琴音樂作配樂,音樂舒展,五位舞者的動作同樣溫婉秀美,看來這亦正是林懷民當下趨於家常平淡生活的心境寫照吧。

2019-11-26

流沙河一九八○年代初读馀光中的诗

二○一八年秋天,我在四川大學文新學院講余光中的詩,談到這樣的盛況,在座眾多年輕的同學,覺得真不可思議。當年手抄詩集的「壯舉」,在今天更是天「府」夜譚:八十年代有人向流沙河借了《余光中詩選》,熬了一個通宵,把整本詩集抄錄了。在《昔年》一文中,流沙河引述他自己講過的話:「余光中的詩作儒雅風流,具有強烈的大中華意識。余光中光大了中國詩,他對得起他的名字。」

2019-11-26

分别是「鲜茄虾汤底蟹粉蟹肉汤米线」和「肝酱扎肉面包」

執筆寫稿時,仍在懷念當晚那杯「牛油果沙冰」。朋友告訴我它是越南菜常見的飲品,我卻是第一次嘗到,幸運地回憶也是美好的。縱然至今仍沒有港鐵直達九龍城,但有麝自然香,美食自能吸引人們光臨,我也會為了那杯好喝的沙冰再訪「越南麵包」。

2019-11-26

另一位女侍应走过来说:「可以考虑云吞面、六十年代捞面

此時Sindy走過來說:「別理這麼多,多來我們這裏吃麵,街坊都是熟客,食下傾下好開心。」

2019-11-26

这照片是八国联军时外国军队攻入皇宫时拍摄的

故宮裏放置了多隻大水缸,其表面有被利器刮壞留下的痕跡。這些水缸用青銅鑄造,外層以黃金包裹。就是這件富貴衣裳,令它們遭到毀容之禍。原來又是八國聯軍留下的掠奪印記。當時外國士兵見到黃金,大起貪念,只是要把笨重的銅缸搬走,不符合經濟效益,所以用刀把黃金刮掉拿走。這些渾身疤痕的物件,在宮殿的雄偉氣勢下顯得有些格格不入,也很少人會關注。然而,這些水缸維持原樣,就像保持圓明園受到破壞之後的頹然景象一樣,把事實留下,時刻提醒我們這些歷史片段。仇恨,可以放下;仇敵,可以原諒;歷史,卻不能忘記。

2019-11-23

在歌厅唱粤曲的人就不太多

圖:尹光(左圖)及張偉文當年在廟街唱出名堂

2019-11-19

「人文历史」推出「北京城中轴线」系列

天人合一 「天下中心」京城中軸線設計理念,源自中國古代「天人合一」思想:天帝居住在天空中央的紫微垣,天子──天帝之子君王,則居國都中心,模仿紫微垣而稱「紫禁城」。從更深層次說,京城中軸線實際上是古人認定的地球「本初子午線」。《漢書.元后傳》:「子午道,從杜陵直絕南山,徑漢中」,把經都城長安南北延伸的國道稱為「子午道」;延伸至更遠方,「南北直相當」處,則有「子午谷」、「子午嶺」等。世界上文明發達較早的民族,往往有將自己視作世界「文化中心」的意識。例如近代英國,將經過倫敦格林威治天文台地球儀的經線,作為零度經線,即「本初子午線」。

2019-11-17

肾结石属于中医「结石、石淋」等范畴

有報道指發生腎結石的人當中,男性比女性多;藍醫師解釋稱,男性發生草酸結石多於女性,另外,男性尿路結石的發病率可以是女性的三倍,這或與性激素有關。有指體內睾酮水平上升,可增加肝臟內草酸的生成;而低血清睾酮水平,可保護婦女和兒童免於發生草酸結石。此外,枸櫞酸對含鈣尿路結石的形成有關鍵性影響,體內低枸櫞酸也可以是尿路結石的原因。

2019-11-17

不会专指某几种颜色

中學時的繪畫課,在繪畫老師的指導下,知道什麼是繪畫的三原色,更懂得把兩種顏料混在一起,會產生另外的色彩。比如藍色顏料和黃色顏料混合,會變成青綠的顏色,用來畫樹葉,描繪青菜,就和我們生活中看到的和吃到的,一模一樣。

2019-11-14

十月二十六日及二十七日原定在新光戏院上演的四场演出

新光戲院昨日宣布,由龍貫天主演的《粵劇特朗普》原定二○二○年一月二十三日至二十六日(年廿九至年初二)舉行,基於演員及觀眾安全理由決定取消演出。新光戲院大劇場行政總裁黎鑑鋒表示,近月已少有戲團演出,多數是唱曲表演,有些是包場,有些是公開售票,新光戲院是演出場地提供硬件,軟件則是主辦機構安排演出,日期和時間可靈活調動。不過,因應港鐵提早收車,唱曲演出亦要提早開場。而農曆年賀歲檔期,仍由鳴芝聲劇團演出。

2019-11-13